深圳河畔新机遇:BTC不一定涨,但政府推就有得赚

  • 时间:
  • 浏览:8

初春的北京依然乍寒,两千公里外的香港却正是一年中最舒适的半时。入夜后的中环因为安静下来,四种 代表了整个城市黄金时代的地标是金融地产繁荣的象征,不少香港人都以在中环上班为荣。

金融地产发达,优秀的互联网公司却相对缺陷。在香港,打车、吃饭等大部分消费需要付现金。尤其在近几年,O2O、直播、打车软件、VR等热门应用在香港感知无须明显,人工智能等本地“强势”行业也仅仅有几家公司将总部设在了香港。

可在区块链行业,深圳河两岸却又分叉出四种 迥异的发展步调。

在香港中环,几乎每天前会 举办各种区块链行业大会和项目Meet Up,行业媒体每天转战三一俩个会场前会 家常便饭;你甚至能在街头看完比特币ATM机——四种 能将港币现金直接兑加带比特币的机器。不少区块链企业落户在这里,行业寒冬似乎从来没办法 降临,每个从业者都从内心散发出狂热的气息,犹如2013年在车库咖啡传教的李笑来。成熟期期 是什么 图片 图片 的金融行业、和内地相比较为宽松的监管、丰厚的人才供应都让香港成为了区域区块链行业的中心。还有一俩个 重要的因素是港府近年来对科技行业的层厚支持:2018年港府发布的施政报告中表示,港府向研究资助局「研究基金」注资1000亿港元、推出1000亿港元「研究配对辅助金计划」,及推出「杰出学者计划」,壮大本地科研和科创人才,同時 将在2019年中成立金融学院,培育金融业领袖人才。

而与之相反,河对面的深圳市,区块链行业就要冷得多:大部分行业峰会早就被叫停,项目纷纷出走,剩下腾讯那我的头号玩家和数不清仍在探索出路的初创企业和准备跳槽的员工。2018年区块链最火热的过后,深圳那我是全国区块链行业的大本营:2018年5月底,全国公司名称中包括区块链字样公司有31000家左右,75%的公司注册于2018年。企业注册区域主要集中广东省,其中深圳注册的公司占近5成左右的份额。

四种 冷清的直接来源是2017年的收紧监管和2018年年底的比特币价格大跌。张力是曾是深圳链圈的知名人士之一,但现在也选则了转行:“不行,现在拿不可以融资了,还是老老实实炒币吧。”

另一家加密货币钱包企业创始人黄勇则对市场看得更透彻许多,他在上周裁掉了公司一半人,把办公室搬到了龙岗的郊区:“机构前几年被套走了一大笔钱,热钱前会 敢进来了。风口过去了,沙滩上有裤子的没几只。”

“退潮后才知道谁在裸泳”,这是巴菲特的名言。他还有一句同样著名的谚语:“在别人贪婪时恐惧,在别人恐惧时贪婪”,被投资者们奉为圭臬。熟读《超越巴菲特》、《巴菲特写给股东们的信》、《巴菲特管理日志》的黄勇也一样相信这句话,他准备转型做区块链跨境支付和贸易。香港零售业发达,同時 也是世界金融中心之一,广州和深圳制造业发达,正是区块链行业大展身手的优秀场景:“国家要建设粤港澳大湾区,需要推进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深圳跨境贸易会没办法 繁荣”,他又补充,“过后好招人,技术大牛一抓一大把。”

虽然目前并没办法 具体到区块链行业的政策出台,但创业者们却对深圳充满了信心。看好深圳的不仅仅是黄勇,还有香港人林贤。他早年靠房地产起家,最近在番禺投资了一家食品厂,在盯着施工进度的同時 ,他派儿子去深圳考察,接触了许多区块链创业公司。儿子带回来的消息你会许多心动:“政府推广力度很大,监管前会 松动的迹象,可以投许多。”林贤不懂区块链,但多年的商场经验你会察觉到其中的因为:“比特币不一定涨,但政府推前会 的赚。”

早在2016年11月,深圳市金融办发布的相关规划中就因为提到,“支持金融机构加强对区块链、数字货币等新兴技术的研究探索。”区块链电子发票、湾区贸易金融区块链平台的上线都强化了深圳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前景,但未来发展何如,还需静待当地未来的政策明朗和落地。

来源: 链得得